记忆里的南航

发布于2019-09-26 21:06:27  分类:文学   阅读( 626 ) 

有些记忆,走着走着就忘了,有些记忆,历久弥新,定格在人生最美的年华里。青春的诗行,有平仄的波澜,有押韵的优雅。饱含深情地朗读,或是铺陈比兴的华丽,或是娓娓道来的质朴,我们的欢笑,我们的泪水,都如此酣畅淋漓地流淌在年轻的心里。如梦般一晃而过,但所有的故事都美丽的触手可及:高远的蓝色天幕,明艳的阳光大手笔的挥洒,绛紫色的木芙蓉,团团簇簇,绚烂地让人喜欢。脸上或欲盖青涩或弥彰成熟,长大都在悄然起行。我的大学生涯在南航漫漫度过,这座理工科学校给了我们最荣尚,最珍贵,最充盈的记忆。

我曾以为我会选自己喜欢的专业:学中文,手捧一帧帧泛黄的线装书,在午后的余晖里读凄恻哀啭的宋词,在暮霭沉沉的光影里,尘雾不停旋转飞扬,带着古老的油墨书香。展一页清亮宣笺,挥就一彤红小楷,诉尽平生之意。可是最痛心的词莫过于“南辕北辙”,犹如一叶扁舟,无力辨清彼岸的方向。我读的是经济管理系,南航是似水年华里象牙塔,是一生挥之不去的影像。

rBACFFIAySKBoZ4UAAB1oROeKFs210.jpg

初入南航,给我的感觉就是大,大得有点找不着北,绕了一圈,竟迷糊了,再绕,又回到了将士铨铜像前,顿时觉得傻气。这里的建筑风格便是简单明了,清一色白底红墙,中间一条宽大的道将教学楼与宿舍楼分开。所以我们去上课,总觉得是一件特庄重而神圣的事,捧书,背上书包,拣好零食,提上水杯,似乎要奔赴一场时间与脑力消耗的持久战。教学楼统一英文字母命名:A、B、C、D、E、F、G。宿舍楼统一“天”字开头,大概是因为在中国的古书里,天为首位。我们上课频繁地换教室,计算机网络课在G楼微机房,经济学原理就在C楼302,总之,每上一节课,我们都要来个“乾坤大挪移”。

最为不同的是图书馆,我最喜欢呆的地方,高高的汉白玉石阶,修剪整齐的两排小柏树像检阅兵一样竖在两旁,虽没有迤逦婆娑的浪漫美,却平添了几分英姿飒爽的利落。符合我们理科生的审美,抽象地审视是更为有趣的体验。图书馆是梦想发酵的地方,所有伟大的心灵在这里相逢,内心的对话像打开闸门,洪流滚滚,肆意侵入。方形的天井,使得原该封闭的图书馆异样的明朗、敞亮。站在天井中央能看到二楼乃至七楼的走廊,散散落落的人或端坐看书,或仰望碧落,或喜上眉梢,或闭目静思……我像贪婪的小老鼠,仿佛落入了米缸,看着这偌大的图书馆,幸福就像油菜花一样绚烂绽放,从草长莺飞的江南到万里雪飘的北国。春日里的阳光,细细密密地散落,充满宽大的玻璃窗格,宛若麦穗金色的锋芒,有秋天骄傲的喜悦。落在走廊的花藤上,落在棕色油亮的大木桌上,有静物写生的臻至完美。

在这样的日子,打开灰绿的书页,读上一段疏密有致的字码,一杯清水,一个炸得热乎乎油饼……日子在不经意的流逝,像指缝间的流沙,那么悄无声息的滑落,却很满足。即便是飘来一场大雨,也如此地泼泼洒洒。让人在发霉的空气嗅到心生欢喜的生气。雨重重砸在透明锃亮的白琉璃瓦上,清脆作响,滴滴答答,像落入尘世的珍珠,闪着耀眼的晶莹。最好阅读张爱玲的散文,灰色的天,蛛丝般的雾气,营造出凄楚、朦胧的气氛,适合读她浓郁悲剧色彩的篇章。我爱这暗淡,安静的惆怅让我们更接近人生最悲哀的底色。银灰、冷黄、暗紫里也即将冲刷出新绿、炫橙、白净的新天地。

非常感谢这安静的一隅,厚厚的C语言在这里蚕食,最终通过国家二级,遨游书海,幸得锦绣文章。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静心才能谋事。

u=579455192,1242890441&fm=15&gp=0.jpg

几乎每个大学都具有这样的特点:雨后春笋般新冒的专业,都是年轻老师任教,而沉淀在历史或古书专业的则是戴着老花镜的教授们。教我们网络编程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老师,他跟我们说他是侗族人,总之,在我们的刻板印象里,少数民族都是从大山里出来的,土气得很,但他却不一样,很洋派,也很阳光,洁白的大牙,嘴角上扬得很标准,所以我们想象着侗族该是一个怎样灵气的民族,绝非乡里乡音。我选修了一门文学作品鉴赏,在每周一晚自习上课,不要以为大学就“海阔天空任鸟飞”了,要修学分,要考级,大家也还是忙碌而充实的。

果然不出所料,一位四十多岁的老朽,一身黑色西服,僵硬着身板,微驼着背,没有洒脱的灵气,滞笨的厚镜片架于鼻梁,让略显严肃的脸有呆傻的暮气,似乎他低到了尘埃里。他第一节课讲鲁迅,大家索然无味,只觉得他的声音越来越沉,混着这冰冷的荧光灯,有一种昏昏欲睡的困觉。后来他给我们看电影,我自然很开心,最新电影全免费,加上他精彩的评论,这课大放异彩,张爱玲的《十八春》余华的《活着》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理发师》《云水谣》《暖》《乱世佳人》《魂断蓝桥》……很感谢这位老师,让我们自己去品读作品的丰沛。虽然他始终如一地骑着他那破旧不堪、不入流的自行车,大肆招摇按车铃,一副自命清高的样,我们还是喜欢他的,因为觉得他实在得可爱。迂腐的外表下有聪慧的灵魂。

而南航的学生呢,像极了这所学校,看似质朴却精于计算,不赶时髦却心随潮流。不夸夸其谈,不锋芒毕露,内敛而不失优雅。其实他们有才的很多。一个学姐,学的信息统计学,一口流利的英语,曾拿校英语大赛一等奖,并在大四考下雅思。

还有一位同学,“文艺范”,碎花长裙,罗马凉鞋,长发飘飘,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略略哀怨,填充底部,浮于上层的是洞察世事的精明与睿智。她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,计算机知识也学得特溜。并且音乐上也极富造诣,本都露露的《美丽心情》她唱得哀而不伤,空灵的嗓音,干净纯粹。她像极了《围城》里的苏文纨,当然她没苏的故弄玄虚与精明炫耀。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阳光般的微笑,张扬的青春,彰显自我的勇敢。自然还有悲天悯人的情怀。汶川地震,手持白蜡的同学围成心形,为逝世者默哀,祈祷。所有的同学都为灾区捐去了一份爱心。这就是可爱的同学们。

“桃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!”转身一瞥,已是半生沧桑。分道扬镳的我们或在车水马龙的城市,或在古香古色的小镇,都无法忘记南航给过我们的记忆。因为太美而不忍回首,怕惊醒了苍白的现在,泪流满面。那是一个生长在象牙塔里的梦,冗长而厚实,泪水与汗水滂沱而下,期许与期待拔节而长,我们在紫色的梦里嗅青梅,如诗般的畅想,走过的路,看过的风景,便是一整个春天。(文/朱惠兰)

最后更新于:2019-10-10 17:49:43


上一篇: 朱自清散文《匆匆》朗诵

下一篇: 福建进一步做好开学期间“停课不停学”有关工作


  • 最新评论(共0条)
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

微信扫码关注

  • QQ
  • 1. 微信关注“彬荣教育”

    2. 微信号:PT-BREDU

最新评论